纸鳐sakana

日常作死flag到处倒的大学狗
手抖患者
目前沉迷奥和骑士
本命cp希梦,帕梦
还吃狮子兄弟,戴迪,茹盖,银胜,红镜,扎奈
本鱼极好勾搭√
ps:拒绝接受任何有关贝赛,零狮,赛捷,赛迪,雷安雷安利

太开心了今天!!!看到了欧布和雷德王以及兔子!还和兔子合了影!非常感谢一位不知姓名的小哥哥把合影机会让给了我😭看到贝老黑的模型之后激动地说不出话感觉好久不见差点冲上去抱大腿😭唯一遗憾的是没能和重光合影😭没事以后还有机会啦♪(๑ᴖ◡ᴖ๑)♪总之超级开心啦⸂⸂⸜(രᴗര๑)⸝⸃⸃再次感谢那位小哥哥!

是最近的两单√客户好评哦(*^ω^*)长期约稿白菜价欢迎勾搭୧(๑•̀⌄•́๑)૭有意请私聊

萌新求约稿!价格好商量比白菜还白菜!顺带扩列求勾搭(´∀`)♡

人很多小孩子更多体验了一把被挤成饼的感觉😂第一次抱到皮套感觉软软的😊欧布好奇我的照片给他看了之后耸了下肩膀甩了下头一脸不屑🤣很可爱了(*‿*✿)
PS.照片是和jj的合影😉

【再一次】第二十章

图2 图10 【万圣节贺图】 【1】 【2】 【3】 【4】 【5】【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第二十章 幕后黑手

“什么人?”拉贝望向声音发出的方向,从黑暗中走出了一个黑发的少女,她的目光落在了拉贝身上,有些轻蔑道,“你就是上面要的人?”

“上面?”拉贝微微一愣,看到少女锁骨处的紫色花纹后忽然笑道,“天魔?”

“那是什么?”肯问道。

“一个烦人组织,怎么杀也杀不干净。”拉贝冷道,“谁派你来的?艾?”

“你怎敢直呼天魔大人的名字?!”少女惊道。

拉贝懒得理她,径直走向安培拉,伸出了左手,她的锁骨处很快也出现了一个紫色的花纹,并且颜色更深,花纹迅速蔓延,随后安培拉感觉到那种令人不舒服的力量消失了。

“你们继续解决你们的恩怨,这边我来处理。”拉贝冲着肯道,随后又对上安培拉玩味的眼神,“别误会,我也是在帮自己。”

出乎意料的,肯和安培拉都十分默契地决定暂时收兵,他们似乎都对“天魔”产生了兴趣。

“艾成了天魔啊,意料之中。”拉贝将目光转向少女,和她身后正在走来的另一个少女,“呦,艾尔,好久不见,你还活着啊!”

“你……您在这里,我很意外。”艾尔的语气带着一丝畏惧,“看来提前将阵地撤离是正确的选择。”

“你把阵地撤离了?我才是这次行动的指挥!你怎么敢擅自做主?”黑发少女似乎很是生气,但艾尔却毫不在意,“你想死我不拦着,但没有人想陪着你死!你知道拉贝大人是艾大人点名要的人,却不知道为什么他肯花重代价让别人找她而不肯自己去找,因为他根本不是拉贝大人的对手!”

“你在说什么?高高在上的天魔大人不是这个来历不明的人的对手?”少女冷笑道,“我看你是疯了!”

“天魔星系是天魔最初的总部,那里在一次选拔中灰飞烟灭,为什么?”艾尔靠近少女,“因为拉贝大人的朋友死在了那里,大人要所有人为她的朋友陪葬。只是一击,整个星系都毁灭了。”

“啊,打断一下,那会儿我气过头了,没什么意识,还有小小现在已经复活了。”拉贝插嘴道,虽然她很乐意看着少女的表情迅速变化,“谈话到此为止,也就是说这个世界的天魔余孽就你们两个喽?”

“是的。”艾尔答道。

“那,是你们自己动手,还是我来?”拉贝凝出冰剑,意有所指。

“我们自己。”艾尔话音未落,长剑就刺入了少女的身体,带着一丝不舍与不甘,艾尔望向拉贝,“如果那个时候我们没有背叛你,事情会不会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都过去了,艾尔,我不想再提了。”拉贝转过身不去看她,毕竟她们也曾并肩作战过。

“对了,这个世界,还有一个被天魔感染的人。”艾尔将剑指向自己,随后淡然一笑,“不过以您的能力,应该早就知道了吧?”

“难道?!”拉贝惊道,与此同时身边的肯接到了噩耗,“你说什么?!你怎么了?玛丽!玛丽!快回答我!”

“我这就过去!”拉贝急道,却被肯拉住了手臂,“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提前预见到了玛丽会出事?为什么不说?”

“我……”拉贝不知如何回答,艾尔却一笑,替她答道,“因为拉贝大人所预见的未来——是无法改变的。”

“谁都不会有事。”拉贝的语气忽然凌冽起来,她的眼神明亮,“我在这里,谁都不会有事。” 

“这才是,我们信仰着的……”长剑刺入,艾尔的身体倒在了地上,最后一句没有人听到,“真正的天魔大人。”

拉贝取出一个仪器,设置了一些东西后将它塞到肯的手里:“我送你去玛丽姐身边,放心,她不会有事的。”

肯半信半疑地启动仪器,光芒闪过,肯消失在原地,而另一个更为瘦小的、散发着黑暗的身影出现在原地。

“玛丽!”肯一落地就四处寻找着玛丽,看着不远处的玛丽他焦急地跑过去扶起她,“你没事吧?发生什么了?”

“我没事。是玛雅那孩子,突然就失控了。”玛丽起身,“刚刚又一下子又消失了。”

“是拉贝?”肯想到了拉贝塞给他的仪器,是为了将玛雅和他互换位置吗?

“玛雅,你们一族,到底还是和天魔扯上关系了。”拉贝望着眼前已经快被紫色花纹吞噬的玛雅,“是什么时候?”

“从……妈妈死的那一刻开始。”

【再一次】第十九章

【设定+试阅篇】 【1】 【2】 【3】 【4】 【5】【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第十九章 熟悉的力量

拉贝从贝利亚身后冲出,同时白色的焰浪迅速扩散开来,暗粒子一接触到白色火焰便化为灰烬,但仍有极少部分暗粒子侥幸逃脱,融入到贝利亚的身体里,但这极微量的数量贝利亚也没当回事。

“走!”拉贝退后,拉上贝利亚转头就走,看着略有些慌张的少女,她的气息有些紊乱,不难想象是以最快速度赶来的,贝利亚不禁心头一暖。

一路无言,但一切都在不言中。

回到光之国,防护罩已然升起,拉贝和贝利亚直接去往作战指挥部,有些意外地看到了玛丽和玛雅。

“你们俩不是应该在银十字照顾伤员吗?”贝利亚开口道。

“是我……想留个纪念,毕竟战争会改变什么谁都无法预料不是吗?”玛雅开口道,声音有些颤抖。

“好了,站好。”科学院长摆弄着一架仪器,大概是类似相机之类的吧。

几人站好位置,从左到右依次是:肯,玛丽,拉贝,玛雅,贝利亚。

“我设了连拍,别乱动。”科学院长设计好之后也站了过去。

贝利亚和拉贝相隔,似乎有些不满意,在仪器拍下一张照片后伸手把拉贝拽进了怀里,硬是抱着她又拍了几张,导致后面几张除了他们两个其他人都是虚的,吓虚的。

拉贝一边抱怨一边收好了照片,贝利亚在一旁嘿嘿地傻笑,逗着拉贝说她表情可爱,惹得后者红了脸。

玛雅见到这一幕,小手紧紧攥着自己的衣角,表情挣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在几人各怀心思的这时,警报声响起,没有丝毫犹豫,几奥按照之前的分工立刻赶往自己的位置。拉贝略作思考了一下,对着玛雅嘱咐道:“照顾好玛丽姐。”还示意性地朝着玛丽的腹部看了看,玛丽对着拉贝一笑,“什么都瞒不过你。”

随后拉贝跟上了肯,而玛雅则是留在了玛丽身边。

“你怎么跟着我?”在奔赴战场的途中肯注意到了紧跟自己的拉贝,“没去找贝利亚?”

“他的任务是后方防备,那有什么意思?”拉贝张开胳膊,道,“带我一程。”

肯沉默了一会儿,思考了一下怎么带她不会被贝利亚和玛丽群殴,最后他蹲下身子,示意拉贝上去。

“哎呦,背我啊。算了,反正你以后也会经常干这事儿,早点体验一下比较好。”拉贝倒是不客气,直接趴在警备队队长的背上,还用手比划了一下,“看你这大牛角,看来以后你家儿子的角估计也小不了。”

“儿子?玛丽怀的是儿子?”肯的关注点显然不在“大牛角”上,正当他想从拉贝嘴里再套些话出来时,战场已经到达,正前方一个黑色的身影清晰可见,“是安培拉。”

“警备队队长,和有意思的小姑娘,很有趣的组合。”安培拉微笑着看着一人一奥,肯拔出光剑,对拉贝说,“往后退,保护好自己。”

“啊?没事,你打你的,不用管我。”拉贝倒是轻松,随便找了块高点儿的岩石往上面一坐,一副看戏的样子。

光之国和敌军很快开战,肯也迎向安培拉,双剑相碰,迸出剑光火花。他们的力量几乎不分上下,拉贝看得也有些意外,这两个家伙出人意料的强嘛。

然而就在战斗进行了一段时间,光之国开始压制敌军的时候,安培拉的力量忽然大增,肯却有些招架不住了。

看着突然被压制着的肯,拉贝皱起了眉头,安培拉现在所使用的力量令她感觉有些熟悉。

又是一道剑光闪过,肯只来得及用手中的光剑做抵挡,然而哪里挡得住这强力一击。随着光剑的断裂,拉贝举起左手,一块冰晶在他们眼里只用了一瞬便出现在了肯的面前,挡住了继续袭向他的剑光。

“那力量是谁给你的?”拉贝跳下岩石,冷冷地望着安培拉,“本来我不想管这个世界的事情,但如果这个世界被渗入,那我就必须要管了。”

“一个很奇怪的人。”安培拉没有隐瞒,身为暗黑的皇帝,他何须挂足一些对他来说不必要的人,使用那个力量只不过是好奇而已。

“只有一个人?”拉贝的语气有些疑惑,“没有追随者?”

“那就不知道了。”安培拉耸了耸肩,“这力量用着不舒服,一次就够了。”

“你以为这力量是你想要就要,想放就放的?”



我我我回来了!我说六月见就一定是六月见!赶上六月的尾巴啦哈哈哈哈哈!恢复更新喽,三天一更√

˚‧º·(˚ ˃̣̣̥᷄⌓˂̣̣̥᷅ )‧º·˚我我我我我现在可以原地起飞了!!!JJ他超好看!!!合照还微微弯腰超温柔的!!!

和欧布相比我手好小啊(」゜ロ゜)」
jj真的超温柔啊跟我拍手还弯腰( ˘•ω•˘ )
超开心!!!感谢所有会场的大大们和jj还有欧布艾克斯带给我们这么快乐的时光⸂⸂⸜(രᴗര๑)⸝⸃⸃

我我我我我我在兔兔兔兔兔兔兔子战斗过的地方!!!!!

史上最帅假面骑士——桐生战兔